黄晖《编剧四步法》其二:结构起落


黄晖,第26届电视“飞天奖”优秀编剧获得者。湖南卫视编剧。湖南华夏影视公司副总经理、艺术总监。湖南省电视艺术家协会副主席。现居长沙。2007年凭借《恰同学少年》荣获中国电视剧艺术成就最高奖——飞天奖优秀编剧,年末编剧创作的“传奇大戏”《血色湘西》在湖南卫视引起收视狂潮。2007年,作品《恰同学少年》红遍大江南北,不仅得到普通观众的追捧,同时也受到了国家领导高层的高度关注,黄晖凭此剧一举拿下今年电视“飞天奖”优秀编剧奖。年末,湖南卫视推出他编剧的“传奇大片”《血色湘西》,收视节节升高。本站将于大家分享黄晖老师的编剧四部法,给喜欢写剧本的朋友。由于全文比较长,分四个部分分享给大家。今天接着分享第二部分:

结构起落


每个故事都会有一个基本的故事结构(或者有其它更准确的定义名称吧,我暂且称之为结构),在我看来,它具体包括两方面:一是故事纵向发展线索的层次化和板块化,二是故事多线索之间的横向搭配。

戏剧结构是为表达主题服务的,一个故事的结构,我以为就是一个论证主题的过程。因此,剧本选定了素材,确定了主题,接下来,我的习惯是大体形成故事结构,让故事的基本过程符合表达主题的需要。

一,戏剧结构基本原理:起、承、转、合。

中国古人做文章时,有一个很精到的总结,叫“起、承、转、合”,这其实就是论证最基本的结构方式。我以为戏剧可以照搬这个道理,甚至把“起承转合”直接翻译成“产生、发展、高潮、结局”,也说得过去。只是中国理论中的“转”字,我觉得更准确与传神,换言之,在产生与发展的基础上,要通过营造“突变”,带来文学高潮。

西方的戏剧理论我不太清楚,我自己写剧本的方式方法,其实更多源于学习中国古典文学,所以我采用这个中国的文学原理来表述:任何戏剧结构从根本上说,都离不开“起、承、转、合”的结构。即:1,事情因何而起;2,它会怎样顺势发展下去;3,由于顺势发展中没有消除根本矛盾,造成矛盾积累直到爆发,带来突变;4,矛盾的解决与事情的结果。

一部戏,全剧有全剧的起承转合,分开来看,每一情节段落,其实同样是一个起承转合的过程。一个段落完整的起承转合,就形成了一个情节板块,而每个情节板块,都必须与上一个板块形成层次上的递进,最终组合成全剧的起承转合,这是结构的最根本原理。

大家从小都学过起承转合,知道是怎么回事,所以它们之间的组合关系,就不说了。

二,结构的纵向关键词:起落

戏剧结构最通常表现出来的形式,就是“起”与“落”,或者说故事情节、人物命运的波峰与波谷。我们平时常说故事跌宕起伏,引人入胜,离开了起伏,故事肯定不会引人入胜的。

而要论证一个戏剧主题,同样需要情节的起落。比如我们写一个关于“爱情需要真诚”的故事,那么,故事的结构过程,就离不开“真诚”与爱情的起落关系,比较真诚,带来爱情的起,缺乏真诚,带来爱情的落,彻底的谎言,带来爱情的彻底失败,彻底的真诚,带来爱情的最终成功,几起几落的合理结构,完成这个主题论证过程,最后证明“爱情需要真诚”这个命题。所以从纵向来看,结构其实就是论证主题的步骤而已。

我们都知道,要论证一个命题,不能只从单方面,你说人应该真诚的道理,却只讲一堆真诚如何带来好结果,那说服力是不够的,你必须再从反面来论证,讲讲不真诚会带来什么恶果,两相对比,论证才有力。正因为此,戏剧要打动观众,就必须有正反对比,表现出来就是故事的有起有落,只有一方面的故事,是顺势故事,观众是不接受的。

除了正反对比、有起有落还不够,戏剧还需要程度的递进。比如真诚与欺骗,是正反对比,真诚本身,也有层次之分:有点真诚,比较真诚,彻底真诚,不同的层次,会带来不同的结果。欺骗与谎言也一样,同样有层次之分,正反两面结合成波段发展,故事就会呈现几起几落的完整结构过程。在戏剧中,这种波段发展的层次感要非常分明,不能模糊,而且必须是递进关系,不能周而复始,变成原地踏步。

我以为,设定一个故事的基本戏剧结构时,首先最重要的,就是定位全剧的纵向基本起落。这又包括:

1,为论证主题,全剧需要设定几起几落。

不同的主题与故事素材,对起落层次数量会有不同的要求。以电视剧为例,通常来说,“两起两落”或“三起三落”的基本结构较为常见,太少不足以说明问题,太多则不易表达出层次,容易把观众脑筋搞乱。

起落的数量,首先决定于主题,主题比较浅显清晰,起落数量可以少,主题深邃复杂,可能就需要更多的起落层次来表达。但这并不是标准,能用更少的层次说明更深刻的主题,是我们追求的方向。

起落数量也与篇幅有很大关系,比如两起两落的电视剧,一般篇幅在30集以内,如果篇幅很长,四五十集,恐怕就得三起三落才行了。

2,找到每个起落点,设定关键词。

大的起落,一定会有一个强烈的起落点,也就是一个阶段的结果,这个结果是人物情感与人物命运的质变,而不是量变。凡是同一层次的量变,不管堆积再多,都属于同一戏剧阶段,只有发生了根本的质变,才是一个起落阶段的终点。

比如我们的剧情是一个男人生了病,女人为了救他不顾一切,花光了存款,卖掉了首饰、房子,找兼职打多份工,向所有亲友借钱借到人人都躲她,甚至自己去卖血,等等等等,所有这些都还只是量变,是同一层次的情节。但是,女人最终给别人做了小三,换来一笔钱留给男人,自己从此消失了,男人因此痛恨女人的背叛,从此耿耿于怀,不再相信爱情,这可能就形成了一个情节上的质变。

新人朋友常常出现同层次情节堆积严重,却缺乏质变的递进的情况,要解决这种问题,可以通过明确起落结构入手,你明确了整个故事的起落层次后,接下来,可以设定每个起落的关键情节点在哪里(也就是阶段最强烈的、造成人物关系质变的那个情节),甚至找一个关键词来定位这个点的状态,以便区分。

比如:你写一个团队合作的故事,来体现团结精神,你设定了两起两落的结构,那么,接下来应该找到最强烈的起落情节点,并设定状态关键词,如两落点,前面是“磨擦”,后面是“决裂”,两起点,前面是“宽容”,后面是“生死与共”。落点的状态清晰了,中间的阶段过程就好办了,那只是为了达到这个落点状态的铺垫过程而已。

3,纵向起落的波浪,必须递进。

纵向起落结构中,后面的起落波浪,要大于前面的,而且起落点的高低有严格的要求,即二落低于一落,二起高于一起,每一起落阶段,波浪高低程度大于前一阶段。

更细致一点来说,我们可以用座标图来打比方:我不会在QQ里画图,用文字说吧:

比如,两起两落的结构,全剧的起点,人物情感、关系、命运的数值是0。

一落,数值是-3

一起,数值是+4

二落,数值是-6

二起,数值是+8

大家可能注意到了,第一,故事的发展过程是波浪式的起落,而不是一边倒;第二,即使不论正负,从绝对值来说,每一个起、落阶段,数值也要比前一阶段大,比如一落是-3,一起就要+4,如果一起只是同样的+3,甚至只有+2,尽管它还是高于一落,但戏剧仍会感觉不强烈,让观众不爽。

记住这个规律,并按这个要求严格地执行,你会发现你的戏比较好看。

一般来说,新人朋友在戏剧起落结构这个问题上,容易出现的毛病有两种:

一是顺势思维一边倒,写个高手,就从头到尾高,区别只是越来越高,第一段搞定了一个坏蛋,第二段搞定了一群坏蛋,第三段搞定了天下所有坏蛋。这样不形成起落波浪,而是一边倒的戏不是戏。这就不分析了。

二是虽有起落,但几乎是情节层面的,而不是从主题的层面形成起落,没有从人物的内心深处,从人物的性格、命运的根本上形成起落。这样的戏,虽然是戏,但只有热闹可看,不会真正打动观众的心灵。

我举正反两个例子,来说明之。

正面的例子,比如电影《拯救大兵瑞恩》,它就体现了清晰的、深刻的起落结构。

这部电影讲的是战争与生命、生命与责任之间的关系(我临时来不及总结,先这样说吧)。我们看到,它先加了一个开篇帽子:诺曼底登陆,体现战争的残酷、生命的脆弱,给全剧一个整体气氛,也给人物定下心理状态。然后是真正的剧情,八个兵得到任务,要冒险去救一个兵。

第一层大的起落,前面是大家虽有怨言,但被动机械执行任务。后面是经过一连串的战斗与波折,内部发生深刻矛盾,对任务也产生了深刻质疑。第二层大的起落,前面是他们终于找到了瑞恩,算完成了任务,但剧情一转,瑞恩不肯离开战场。后面是大家决定留下参战,直到战斗结束。

第一层起落,只是在战争的残酷基础上,拷问个体生命的价值,所以剧情围绕的是“应不应该八个救一个”、“士兵与平民的个体生命关系”、“敌人的个体生命应不应该尊重”等。但到第二层起落,瑞恩不肯离开,他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但他们仍然选择投入战斗,小分队的选择超越了个体生命价值的本身,他们选择了为军人的荣誉、为了袍泽的生命,根本来说,为了广义的责任而战。于是,最后一战尽管也很残酷,但我们会觉得它不同于开篇的登陆战,士兵们从战争的机械工具,变成了主动的军人,于是我们感到英雄的责任感远远超越了战争的残酷。同样,全片的情节悬念一直围绕瑞恩能不能被救,但到最后一战时,瑞恩是否会战死,我们却会觉得已经不重要了,因为群体的责任感已经超越了个人的生死。

反面的例子,举个类似的吧。史泰龙也拍过多部战争片,比如《第一滴血》的几部续集,也是去救人,我就觉得场面虽然热闹,但看完没什么意思,因为它为了救人而救人,就是情节的堆彻而已。它虽然也有起落结构,但只是情节层面的,把救人过程搞得跌宕起伏而已,并非主题层面、人性层面上的起落论证。所以,这几部同类型片子,远不及《拯救大兵》。

三,结构的横向关键词:交织

戏剧除了单线索结构外,还常常有多线索结构,除了纵向起落结构,多线索戏剧还有横向的结构交织问题。

1,主附线结构。这种结构最常见,一条主线,配合一到多条附线,附线为主线服务,和主线要形成交织关系。

2,平行多线索结构。除了可能存在的附线外,主线索本身不止一条,形成平行交织关系。

无论哪一种,“交织”都是多线索的结构关键词。

我看过的个别新人朋友的剧本里,就出现过线索间各自平行发展,交织不够的问题。比如我记得本群第一次在线,谈代写遗嘱的那个剧本,就存在这个问题,他写的几个大学生的毕业后生活,就平行多过交织,几个主人公基本上在各行其是。所以我们在结构故事的多线索时,必须时刻牢记,不管线索之间如何平行发展,都是为了让平行发展的人物最终被卷入同一个重大阶段矛盾事件,发生强烈的情感与性格碰撞,最终改变各自的情感与命运。换言之,分,是为了合。在这方面做得极其巧妙的典范,大家可以看看美国电影《撞车》,那是一个平行多线索故事,它的交织就极其高明(可能高明到我们难以学会了)。

至于主附线的交织,事例极多,比如《肖申克的救赎》,那个叙事者黑人囚犯,他的命运就形成其中主要的附线,这条线与主人公的交织,也是相当高明的。

纯粹单线索的故事当然也有,比如《亮剑》,但它也会在全剧主线是单线索的前提下,设定一些阶段性的附线来帮衬主线,不然故事就会太单薄无味。

另外,“交织”还可以引申到剧本结构的另一条重要原理,即“情节线与情感线的互为成败”,这一条,我们过去讲“剧本是写什么的”那一讲时,已经讲到过,大家可以重看那一段。

有关多线索的交织,感觉空对空很难具体分析,大家知道原理即可,今天不详细展开了,先谈到这里吧。错谬不当,敬请原谅。

黄晖《编剧四步法》其一:剧本是写什么的

黄晖《编剧四步法》其二:结构起落

黄晖《编剧四步法》其三:主题先行

黄晖《编剧四步法》其四:人物设置原则


本文仅为转载,原文出处不详


一切有生之伦,都少不了睡眠的调剂,可是你还没有好好睡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