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晖《编剧四步法》其三:主题先行


上一次,我们谈了怎样选择题材。一部戏,选好了题材,接下来,就进入了故事的具体构思阶段,比如故事里需要哪些人物,人物相互关系怎样,经过了哪些情节事件,最后达到什么结果,等等等等。总之,要构思出一个各方面要素俱全的完整故事来,才能开始写剧本。这个构思过程非常关键,它决定了剧本的框架和品质,剧本的成败,一半以上就在于这个构思过程的成败。而很多新人朋友可能经常会感到,在这个构思过程,我们的头脑很容易混乱,因为一部戏,涉及的情节、人物常常很多,方方面面都要顾及,弄得我们脑海里一会儿蹦出这个人物,一会儿蹦出那个情节,故事的各种元素,纷至沓来,搅得自己头晕脑涨,条理不清。这种头晕脑涨的阶段,我过去也曾经过,算是感同身受。而我自己,现在也摸索总结了一个剧本构思的“四步法”,即“主题、结构、人物、情节”,四步依次进行。我没有看过戏剧理论书籍,估计某些教材中会有更精到的构思步骤总结,但我在实践中感到,按我这个山寨版的四步构思法,还是能够避免混乱,使剧本构思变得有条理、有步骤的。

这个四步法,次序非常严格,无主题则无结构,无结构则无人物,无人物则无情节,不可颠倒。所以,从今天开始,我们按照次序,分四次来谈这个四步构思法。


今天要谈的,就是四步法的第一步:主题先行


一,戏剧构思首先必须明确主题,即找到戏核

许多新人朋友,在构思剧本时,常常先下很大的功夫,去想许许多多的人物和故事情节,写抢银行,就挖空心思想劫匪的妙计,写打仗,就挖苦心思想如何抢占敌人山头,写医院,就挖空心思写医生如何治病,等等,深陷其中,满脑子除了人物、情节没别的。我以为这个步骤是不对的。

比如说吧,从中学时写议论文,我们就学过“论点、论据、论证”三要素。这个议论文三要素,同样可以搬到戏剧中,在戏剧中,主题就是你的论点,故事的人物、事件各要素就是你的论据,而组合情节发展的过程,就是你的论证过程。我们都知道,写议论文,要先有论点,根据论点的需要,再去找论据,然后进行论证,而不可能反过来,反过来就乱套了。所以,在戏剧构思中,我同样坚持“主题先行”――构思一个故事,必须在素材的基础上,先提炼一个唯一的、明确的主题,以它为戏剧的灵魂与核心,来指导戏的其他要素。这种“主题先行论”,过去似乎是被批判得很厉害的,说它束缚了文艺创作等等,但是我比较老套,冥顽不化,始终相信主题必须先行。我以为,主题先行本身并没有错,错的、应该被批判的,是对主题僵化的表现形式,比如写一个英雄,就必须高大全之类,那是表现形式出了问题,不是主题先行不对。

二,戏剧主题必须能用一句话表达

当然,戏剧并不是为了讲道理而讲道理的议论文,戏剧在以理性精神为本的同时,还必须通过感性的形式来表现,所以,戏剧的主题表现出来的形式,未必一定要像议论文那么僵化,非要是“团结就力量”,或者“做人要诚实”那么教条,戏剧的戏核,可以多种多样,它既可是一个道理、一种精神,也可以是一个生活思考、一种典型现象,等等等等,形式各异。但不管你的戏核是什么,它都必须简单、清晰、明了,必须是在回答一个核心问题,即你这部戏,到底是要说明什么。

说得严格一点,好的、明确的戏剧主题,会有一个现象:你用一句话就可以概括出来。换言之,在结合基本剧情后,你用一句话,就可以让人立即明白你的戏要讲什么,并且产生兴趣。反过来,如果你非得要做一大堆情节说明,才能让人明白你的故事是讲什么的,那么,你的主题提炼肯定存在问题,如果你甚至还要举到许多细节才能说明问题,那就证明你的主题提炼甚至是失败的。

我举一个自己的例子,比如《恰同学少年》,看过的朋友应该记得,那部剧,讲的是毛泽东他们在第一师范读书的故事,写杨昌济等优秀教师如何培养毛蔡等人,毛泽东等怎么学习,怎么搞社会实践等等,这是它的基本剧情,而它所表现的,是一个现实教育主题,即“老师应该怎么教书育人,学生应该怎么读书成才”。两者结合,这部剧讲什么,就很清楚了。

当然,也可能有朋友会认为,《恰》剧是过去式,观众都看过了,你事后再来总结,不说明问题。那么,我可以再举一个你还没看过的例子,还用两句话,看你能不能明白。

比方我正在写《恰》剧的续集,叫《风华正茂》。这部剧的基本剧情,是讲毛泽东他们从师范毕业后头两年的那段生活,写他们怎么找工作,怎么恋爱结婚,怎么承担起家庭与社会责任等等,而它的主题,同样很现实,即“毕业生应该如何走向社会”。 我用这么简单的一句主题概括,结合基本剧情介绍,不知大家是否清楚了这部剧要讲什么。但至少,我过去参加多次题材论证会时,都是这样介绍这部剧,而这样介绍后,与会人员都认为很清楚,而且都表示对这部剧产生了兴趣。

戏剧主题的的总结,有时甚至可以简化成一个词组,甚至一个关键词。

比如,《恰》剧的主题,可以简化为“成才”二字。

而《恰》续集的主题,可以简化为“成人”二字。

而《血色湘西》呢,同样可以浓缩成“血性精神”这一个词。

用一句话概括出主题,这个要求,其实是在要求你的剧本主题必须简单、清晰、明确而已。

大家都可以问一问自己:你的剧本主题,能用一句话概括出来,让别人听了,立即明白你的故事到底要讲什么吗?

如果还没有做到这一点,就先从这里开始训练吧。

三,提炼主题的作用是什么

为什么我们写剧本要提炼主题?提炼主题,对我们写剧本,真的有什么关键性的作用吗?

有。不但有,而且,主题的作用,不可替代,其重要性,超过戏剧其他一切元素。

对主题的作用,我从三个方面来概括:

1,明确主题,能指导你的素材取舍。

在“剧本写什么”那一讲中,我们已经谈到了这个问题,当时的原话如此:“剧本必须表现一个一以贯之的主题,剧本中的一切因素,都要为主题服务。”当时我们也列举了一些现象,原话这样说:“初学者常常会碰上一种困惑,就是对情节感到难以取舍,觉得这样的情节也行,那样的情节也行,人物这样发展可以,那样发展也可以。不少情节舍不得丢弃,但写起来又总觉得有点不对味,究其根本,通常都是因为主题未曾提炼好,戏核不明。主题明确了,人物走向、情节取舍都自然会迎刃而解。”

我举个我经常举的例子,我的老师盛和煜先生写的电视剧《走向共和》。

《走向共和》是电视剧中的一个特例,它表现的,是1890-1916年,晚清到民国初年中国二十多年的历史进程,在表现形式上,它是一笔历史流水账,剧情一切按历史进程来,甚至连一以贯之的主人公都没有,而这,本身是违背电视剧一般规律的(说明一下:这是编剧功力达到化境后才能做的事,中国目前为止,也仅此一部,我们现在还不能学这种招。起步阶段,还得按照我原来说过的“剧本必须围绕一组中心矛盾人物”来办)。

而晚清到民国,历史现象、历史事件何其多,甲午海战固然惨烈,京剧的兴盛也在同时,袁世凯小站练兵固然重要,杨乃武与小白菜的案子同样轰动了全国,面对这样一段纷繁的历史,这样一笔流水账,在素材如何取舍这个问题上,主题的提炼,就尤其重要。

所以,在动笔创作之前,核心创作人员整整花了一年的时间进行讨论,最终,才找到了三个字:“找出路”。扩大成一句话,就是“为积贫积弱、生死存亡的中国找出路”。 找到了这个主题,素材的取舍问题,才迎刃而解:凡是与为中国找出路有关的重大历史事件,采用。凡是与中国的出路无关或关系不大的,弃之。所以,甲午海战它一定会采用,而杨乃武与小白菜的案件,尽管也发生在这个历史时期,尽管也轰动全国,但《走向共和》就不会去表现。

这是第一,明确了主题,才能明确素材的取舍。

2,明确主题,能明确素材的表现方向。

素材本身,只是材料,它完全可以包涵多种因素,也可以有多种解释。

我们仍以《走向共和》为例。

比如说:慈禧太后是什么人?我们可以给出多种答案:独裁者、卖国贼、因爱生妒的女人、失去儿子的伤心母亲、与养子关系不睦的家长、杀人不眨人的恶棍,等等,不同的戏中,她有不同的形象,而且这些形象都没有错,都表现了她的一方面。

再比如:袁世凯是什么人?窃国大盗、政治家、被妻儿蒙骗的家长、精明的城市管理者、中国现代军事制度的创始人、喜欢跟士兵一起吃馒头咸菜的老丘八?这些形象,同样哪个也没有错。

人是复杂的,包括事情可能也一样,一件事,站在不同角度,也完全可以有多种解读。比如义和团运动,你可以认为是民族爱国精神的爆发,他也可以认为是盲目排外的民族愚昧表现,都没有错,角度不同而已。

而在戏剧中,我们只能表现一个角度、一个侧面。

《走向共和》要表现慈禧、袁世凯或孙中山等其他历史人物,或者解读各种历史事件,同样只能表现一个侧面。但有了“找出路”这个主题,就好办了,所有的人、所有的事,都以这个主题为指导,都从“为中国找出路”这个角度来表现:慈禧在用慈禧的方式为中国找出路,康有为在用康有为的方式为中国找出路,袁世凯、孙中山、宋教仁等等,无不如此。所有的事件也一样,都在从“它对中国的出路与前途产生了什么影响”这个角度来表现。

于是,明确了“找出路”这个主题,《走向共和》就明确了两点:1,明确了素材的取舍;2,取进来的素材,明确了表现的方向。最终,当我们看这部剧时,不再觉得它是一笔历史流水账,而是能感觉到它有一以贯之的、强烈的线索与灵魂,虽然它的剧情其实很散,但观众一点不会觉得它散乱。这就是明确主题为创作带来的巨大作用。

3,明确主题,能帮助确定戏剧风格。

有时候,个别网友发给我的剧本作品,会存在风格不统一的问题,这一段悬疑,那一段搞笑,第一集看上去像青春剧,第二集又变成现代启示录了。我以为,这都是由于主题的不明确,结果造成风格只好随情节进展而变化,最后搞乱套了。

要想确定戏剧风格,还要从主题下手,不同的主题,会要求不同的戏剧风格,“为中国找出路”这种主题,必然使《走向共和》采用凝重、沉郁的风格,“学生怎样读书成才”这种青春成长主题,必然使《恰同学少年》走清新、明快的青春剧风格。主题的明确,会帮助你的剧本确定风格。甚至,新手上路时,还可以尝试一种风格定位方式,即“以主题定风格,以风格定开篇”,全剧一开篇,就强迫自己用最符合、最能代表这种主题风格的戏来开场,以便给全剧风格定一个基调。

这个方面,我曾经受过一次比较严格的训练,那就是《恰同学少年》的开场戏。具体例子今天不谈了,留待今后,我们谈“开场戏的处理”时,再来举这个我亲身经历、印象深刻的例子。

四,戏剧主题要关注现实,与观众产生精神共鸣

那么,我们要为自己的剧本,提炼什么样的主题呢?

这没有一定之规,各人可以根据对生活的理解来处理。但有一个原则是共通的,那就是:戏剧主题必须要具有强烈的现实意义,从而与观众产生精神共鸣。换言之,还是那个我重复了无数遍的老词:生活,我们要关注的,是现实生活。现实题材固然是如此,哪怕是古装、戏说、魔幻、搞笑,哪怕你超现实,哪怕你周星驰,哪怕你写的都不是人,是米老鼠和唐老鸭,你的戏剧主题,都必须关注观众的现实生活,反映观众的现实生活,对观众的现实生活有指导意义,才能引起观众的精神共鸣,你的戏,也才有存在的意义。

我们有很多新人朋友,是经常犯这方面毛病的,一个剧本写下来,看来看去,只讲了一堆故事,不知要说明什么。或者有时候也有主题,但主题陈腐老套,而没有关注观众关心的某个现实人生问题。包括梦工厂版面上,个别作品帖子,也有这个现象,或主题不明,或有主题而其实没有实际意义,让人读了不能接受或没有感悟,这里我不举例分析,作者可以自行估量,大家可以自己去分析判断。

我个人在这个方面,对自己的要求更加严苛一些,对我的作品主题,我有三条原则:

1,当今社会大家共同认可的;

2,每个人不但希望别人,而且内心深处希望自己也能做到的;

3,实际生活中严重缺失的。

我以为,一部戏如果能找到一个满足上述三个条件的主题精神,并成功地表达出来,它就一定能得到观众的共鸣。满足头两条,证明它符合社会主流价值观,符合真善美的要求。满足第三条,证明观众在现实生活中强烈需要甚至期盼,值得我用艺术作品去弘扬。

比如说,《血色湘西》围绕的“血性精神”,就是符合这三个要求的。做人应该有点血性,这一点无疑是当今社会大家共同认可,符合真善美的,而且,大家不但希望别人有血性,内心深处其实更希望自己也能充满血性。但是,在实际生活中,真正遇到事情的时候,因为种种利益得失的考量,我们大多数人,大多数时候,却不得不隐藏甚至丧失了这种血性精神。所以,写一部戏来弘扬这种血性精神,符合真善美,符合观众的心理需要,能引起观众的共鸣,同时,也有它的积极社会意义。

当然,这也许是因为我写的,是相对更大众化的电视剧的原因。我更喜欢昂扬、向上、光明的、有积极意义的主题。毕竟,我们的观众,在滚滚世俗中不免身不由己,一整天为名为利为生存奔波劳顿后,回到家里,坐在电视机前时,我们难道还要让他们看到满眼消极,看到生活中本来躲都躲不开的阴暗,还要从屏幕上扑面而来,使他们明天越发地俗不可耐吗?我倒以为,还是让观众得到一些精神净化,找到一些向上的精神动力,对这个社会更有意义一些。

当然,这只代表我个人,对大家而言,创作的风格、方式各不相同,你不一定要按这三条原则来办,只要记住:主题应该具备现实意义,能引起观众的精神共鸣即可。

五,怎样提炼戏剧主题

讲到这里,戏剧主题的重要性,和对主题的要求,应该已经讲清楚了。但是,对新人朋友来说,难的不是理解主题的重要性,而是怎么才能提炼出好的主题。毕竟,前人写的影视作品已经无数,我们的故事素材,也许也早已司空见惯,在这些司空见惯的故事素材里,我们难道还能提炼出有价值的、有新意的主题精神来吗?

的确很难。但难归难,我们却必须提炼,而且要求新求变。而我以为,素材只是素材,即使是相同的素材,我们也可以有不同的解读方式,从而提炼出不同的主题来,它需要的,只是我们对生活有不同的理解。

我举个例子。这个例子,我过去在网上聊天时曾举到过,有现成的文字可贴。我们可以从这个例子,侧面体会一下戏剧主题的提炼方法。以下就是这个例子:

前段时间,有家影视公司找我,也想拍一部以毛泽东为主人公的戏。从《恰同学少年》之后,类似这种红色题材经常来找我。别人找到我,那是看得起我,我没有时间帮他写剧本,只能帮他们做做题材策划。

这家公司要拍什么呢?拍毛泽东在井冈山期间,制定《三大纪律八项注意》那段历史,剧名取得非常好,叫《第一军规》。当时人到了长沙见了面,我说这个第一军规,你们打算说什么呢?他们一口气说了几个钟头,把他们的想法方方面面都介绍了,最后问我觉得怎么样?我当时也不客气,我说四个字就可以概括你们的所有想法:图解政策。

为什么说是图解政策?因为他们基本上就是把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字面内容搬进故事情节。

比方第一条,一切行动听指挥。那就来支红军部队,一开始纪律性不强,乌合之众,结果打败仗。然后总结教训,加强纪律建设,再上战场,好多了。可是关键时刻,头脑一发热又不听指挥蛮干了,结果当然是血的教训,这一下痛定思痛,总结教训,一切行动听指挥,终于,取得了最后的胜利。

这条如此,其他条款也类似,都是这样处理。

当然这样本身并没有错,我来写,也得这样写,但关键在于,写是这样写,想不能这样想。这样写,只是表现手段,是情节设计,这样想,就变成图解政策了。像这样图解政策,多少传统革命老电影里,无数次表现过了,八个样板戏里头的《杜鹃山》,不就是讲的党代表柯香怎么改造雷刚那支农军的吗?观众哪还有新鲜感呢?类似这种例子,我当时举了很多,都是一样的老把戏,屡见不鲜。

而我当时,就追问一个问题:你这个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跟今天的老百姓的现实生活,有什么关系呢?你有什么主题精神能引起观众的共鸣,能指导他的生活,给他们什么精神营养呢?他们说了很久,始终是杂乱的,从军规到军规,回答不上来。

后来我帮他们重新规划了一下,过程是这样的:

第一,跳出军规看军规。我们别陷在纪律本身字面内容里,先跳出来,找一找抽象概念。我先找了两个关键词:第一,军规是什么?是一种“约束”。或者说“自我约束”,这样,我们找到第一个关键词。

第二个关键词,是“成功”。现实生活中,我们每个人都盼望成功,这符合观众兴趣和现实需要。

但是,现实生活中,我们大多数人,总是事先重视成功的一个方面:能力。觉得自己能不能成功,在于能力如何。真正到了事后呢?其实很少后悔能力的不足,后悔什么?后悔缺乏约束!

我不知道大家有无这种感受,我自己就有亲身体验。举最小的例子,我就经常后悔,要是上个月少打点游戏少上点网,这几集戏早交稿了!而类似这样的后悔,每个人生活中都经常出现。

我说的这个观点,他们当时很赞同,也都颇有感慨。甚至讲了一些自己身上的例子,有的甚至后果很严重,最终发现人同此心。不但个人是如此,一个单位一个集体也一样,那位来的老总,就为自己的团队缺乏约束力而苦恼而后悔,也举了实例。所以,我们得到结论,人人盼望走向成功,但走向成功的关键,是不能缺少约束。

搞清楚约束与成功的关系,再来看这个题材就好办了。

第一步,把现实生活中,注意是现实生活,一个人、一个单位因为缺乏自我约束带来失败的现象都找出来,归纳总结成几个最常见的原因、现象,这我们能做到。

第二步,把这些现实生活中的问题,转化成情节,让毛泽东和他的井冈山团队来解决。

毛能把一群标准的乌合之众,打造成了历史上最成功的团队,我们在现实生活中碰到过的问题,他绝对都碰到过。他的问题比我们只会多得多,严重得多,所以不用担心不能转化,我们现实中的问题,一定能转化过去的。我们只要注意,毛泽东那个时代特有的、我们今天不会再碰到的问题,我们略写甚至跳过去,我们重点写能关照现实,让今天的观众感同身受的。

这样的结果,观众看的时候,就有共鸣:你看这一段,跟我上次想当主任而不得真是一回事,或者我们单位也有这种问题啊!这样他就要关心你的剧情。如此,使这部剧达到两个效果。

一, 告诉大家一个道理:走向成功离不开自我约束。

二, 告诉大家具体的方法:怎样进行自我约束(这要求编剧的智慧了,代毛泽东来想办法,因为毛泽东的确做到了最成功,的确有的是好办法)。

把这两条拿出来,观众必然会产生强烈的共鸣,这个题材就有了强烈的现实意义,而且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也不再是图解政策,而是作为一种表现主题的手段,能自然融进剧情了。

简言之,这个策划把《第一军规》,从图解政策式的、历史上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变成了“成功学教材”这个现代概念。使这部剧从一部普通的历史剧,变成了一部有强烈现实意义的、跟观众现实生活紧密相关的剧。

最后,我跟他们讲,你们这部剧,连宣传词都有了:“第一军规,毛泽东教你成功学。”

所以,写还是那样写,但想不能那样想。情节之上,要有灵魂。故事之中,要有主题。

这个策划,一点具体故事情节都没有涉及,但对方却很满意。

当然,上面贴的,仅仅是一个例子而已。一部剧,要挖掘、提炼出好的、受观众关注的主题精神,肯定有各种不同的方式方法,而且不论哪种方法,都不会很容易,都要求我们下很大的功夫,对生活有强烈的感受、深刻的理解。但我以为,只要肯下功夫,任何生活素材提供给我们编剧以后,都可以开掘出有意义的主题精神(本来还想举我经过的几个例子,时间关系,就算了)。

有关四步法的第一条“主题先行”,今天就说到这里。今天说的这些,可能有些朋友也会有不同看法,也能举出各种不同例子。的确,也有很多影视作品,特别是电影,主题可能很晦涩,并不明朗,或者有多重主题,需要观众自己去理解感悟等等,要举出这些不符合我说的“主题唯一、明确”的例子并不难。但我要说明的是,与《走向共和》的反电视剧一般规律一样,或者与过去我举到的毕加索画人不像人一样,那都是作者具备了相当深厚的艺术功力,达到了相当的境界以后,才能“无招胜有招”的结果。换言之,大师可以,我们不行,是因为他已经经过了这个阶段,我们还在起步,还要从基本训练开始。

正如我上次说的,哪怕你是未来的王家卫,也请记住,王家卫也是从当武侠剧编剧开始的。我们在飞翔之前,得先学会走,再学会跑。

黄晖《编剧四步法》其一:剧本是写什么的

黄晖《编剧四步法》其二:结构起落

黄晖《编剧四步法》其三:主题先行

黄晖《编剧四步法》其四:人物设置原则


本文仅为转载,原文出处不详


一切有生之伦,都少不了睡眠的调剂,可是你还没有好好睡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