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才导演宁浩:“心怀理想,面对生活”


凭借小成本喜剧电影《疯狂的石头》被大众所了解的宁浩,在2009年,执导电影《疯狂的赛车》以1000万投资成本取得过亿的票房成绩,成为继张艺谋、陈凯歌、冯小刚之后第四位迈入亿元俱乐部的内地导演,也使他赢得新生代的“鬼才导演”的称号。

ninghao1

  • 《疯狂的赛车》成功的背后

“疯狂的赛车很成功么?”这是被问到如何看待《疯狂的赛车》的成功的时候,宁浩的反应。不管宁浩嘴上承不承认,但是这部电影确确实实是让他迈入了中国内地导演的亿元俱乐部。在宁浩拍完《疯狂的石头》后,中影集团的韩三平找到宁浩,希望他可以把《疯狂的石头》这种类型片延续下去,这对于整个产业来说有好处。于是宁浩开始找编剧,继续开发这种类型片。起初的时候在全国看了许多城市,包括哈尔滨、武汉、厦门等等,最终还是选择了厦门。票房的成功,宁浩更多的还是归功于韩老爷子的排期策略。当时喜剧片竞争比较少,同时又是假期档,中国老百姓一年到头很辛苦,就需要在假期的时候,看点喜剧,轻松一下,《疯狂的赛车》的票房就一路走高。谈到《赛车》与《石头》相比电影创作上的不同,同样是多线叙事,但是《赛车》有多条“欲望线”(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目的),相比起《石头》的单条欲望线(所有人只为争抢一块石头),对观众来讲,就更容易跳戏,叙事上需要注意的地方就更多,更难。《石头》是接地气的,现实感很强的作品,因为片中的人物就是现实生活中,老百姓都能见到的普通人,宁浩本人对这些人也更熟悉,所以更好表现他们的状态。但是《赛车》是离地较远的作品,在这样的作品中塑造人物,就会比较困难,因为宁浩本人也没见过黑社会,只能是从台湾演员口中,了解一些台湾黑社会的样子。

ninghao2

  • 《疯狂的石头》,不是喜剧,是荒诞

宁浩自己觉得自己并不是一个幽默的人。也从来没觉得《疯狂的石头》是喜剧,当初拍完这个片子的时候,让很多朋友看,提意见,所有人都很认真,很严肃的把片子看完,然后严肃的提了很多意见,但是全程没有人笑。直到片子放映之后,才发现原来自己是个喜剧片导演。但是这部片子并不是一部喜剧片,因为表现手法并不是喜剧的手法,是很严肃的,整个片子只可以说是荒诞。可笑的不是传统喜剧的夸张的表现手法,而是人物与世界的关系让人觉得搞笑,特别是与当下社会的一些现状的结合,让人觉得好笑。同时,对于黑色幽默,宁浩认为这是一种态度,一种面对黑色的世界的一种无奈的人生观。

ninghao3

  • 黄渤起初并不看好《心花路放》

当宁浩起初把《心花路放》拿给黄渤看的时候,黄渤说:“这玩意能行么?”宁浩则表示:“我就是刷脸了,你来不来?”“那你说行就行吧…”这就是今年票房冠军诞生的故事。《心花路放》是宁浩的一次实验,是“缘分片+公路片”的实验。在宁浩看来,真正的爱情就是一见钟情,其他的“同病相怜”“多次追求感动答应”“长久的习惯变为爱情”都不是真正的爱情。所以《心花路放》其实是把缘分爱情与公路片结合的一种实验。片中讲述的都是最纯真的爱情,比如杀马特就是一种纯真,只有心灵特别纯真的人,才会去崇拜这种文化,这是这个时代纯真的表现,周冬雨同学演的一样的纯真的形象,只不过是这个年代的纯真。马苏的角色也一样,虽然是个妓女,但是也对男朋友非常纯真。同时,这部电影也不是按照喜剧的剧本写的,里面很多桥段都是真人真事儿,比如马苏的被一巴掌把眉毛打断了;徐峥被落在路上,爬树上打电话;都在生活中可以找到原型。《心花路放》的镜头语言相对于《疯狂》系列来说,就会比较简单,没有那么花哨的剪辑和表现手法,为的就是不打扰观众,导演需要控制自己,让镜头语言真正服务于内容。

ninghao4

  • 拍戏选演员最重要

与调教演员相比,选演员更重要。调的好,不如选的好。以为电影中,观众总是以貌取人,如果演员本身就带那种气质,就更容易塑造那个人物原型。很多时候,演员只需要就是长成那个样子就行了。比如黄渤,长的就是一副市井小Loser的样子,已经成功了一半。要是找个特别漂亮的姑娘,演等公交,回家炒菜,一看就不现实,现实生活中长这么漂亮的女孩,会等公交,会去菜市场买菜做饭么。

ninghao5

  • 为什么中国人拍不出好的科幻片?

拍电影,终究还是做文化,文化的东西不能脱离土壤,这也是如果可能的话,宁浩不会选择出国深造,而是会选择继续在国内深造的原因。文化是面镜子,照射了这片土地,这个时代。要学习西方电影的“术”,但是真正自己的一定是“道”。科幻就不是中国人骨子里的东西,你让黄晓明、黄渤开着宇宙飞船在太空打仗,总是觉得哪儿怪怪的,所以中国人演不出来,也很难拍出来。比如美国会有“连环杀人案”的电影,这是因为美国社会中人们的那种社会病真的是有人可以做出这种事。但是中国的犯罪,无非也都是停留在“强拆”“偷窃”这些低级的原始的利益抢夺上,所以中国的警匪片也更加单纯,初级。美国人的强大的假想敌也只有外太空了,所以美国人在电影里只能跟外星人打。但是在中国,可以有的假想敌,就太多太多了,所以大多都是自己人跟自己人打,或者打打日本侵略军之类的。根本上,还是文化的问题。

  • 如何看到审查制度?

宁浩是个从小就被管到大的人,所以对于被管理,表现的很适应。在他看来,现阶段,分级制度实施起来,在执行层面困难还是很大,比如如何控制18岁以下人进入电影院等等。所以现阶段,也只能采用审查制度,不过随着整个社会管理能力的提升,未来会越来越好。

  • 对于《一步之遥》,很羡慕姜文

谈到最近热议的《一步之遥》,表示很羡慕姜文可以那样的去表现一部片子,可以大胆的隔离大众。但是自己应该不会,还是会更多的照顾观众,姜文那种范儿,他也不一定会,但是会坚持自己的表达路线。

  • 对于初入门的年轻创作人的建议

首先要讲究“天时地利人和”,做影视,还是要来到北京,在北京的这个影视圈子里做事,也就是一定要有所谓的地利。同时,刚入行,能干什么就干什么,坚持自己的方式。宁浩说自己从来不借钱拍电影,就是花自己的钱,自己爱拍什么拍什么,因为从内心就喜欢这件事儿。曾经因为色弱而终止绘画生涯的他,给年轻的建议就是:“心怀理想,面对生活。”同时,不要为了拍片子而拍片子,一定是心中有一句话特别想说,不得不说的时候才去拍片子,如果只是为了拍而拍,肯定是赔的。对于自己,接下来他会继续的做好普通人,了解普通人,写好普通人。


本文仅为转载,原文来自“V电影”,本文略有删减


一切有生之伦,都少不了睡眠的调剂,可是你还没有好好睡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