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剪辑中镜头选取的艺术


导演通常会尽可能拍摄足够多的素材以备剪辑时选取。而事实上,使用数字设备拍摄时,往往因为选择太多而使剪辑过程拖得很漫长。就像在第4章中所提到的,在经典好莱坞电影拍摄方法中是通过主场拍摄方法(master scene shooting method)来保证最后有足够的镜头可供选取,一般是拍摄一个远景作为主镜头(master shot),然后再分别拍摄特写镜头、反应镜头、切入镜头和切离镜头。

运用上述材料的典型剪辑方法是,以远景镜头(long shot)(可能是主镜头的一部分)为第一个镜头,给它们一个引导,然后接一个包含了主要情节的中景镜头(medium shot),最后是一个把个别演员或表演独立出来的特写镜头(close-up)。有时候,还会在其中加上一个定位镜头(establishing shot),一般放置在全景镜头之前用来向观众交待剧情发生的背景。例如,在电视电影《90航班:波多马可河上的灾难》(Flight 90)中,定位镜头是机场外景,告诉观众下面的故事将要发生在机场中。事实上,虽然机场的外景可能是在辛辛那提(Cincinnati)拍摄的,而机场内景可能是在伯班克(Burbank)的摄影棚内拍摄的,但由于这两个镜头是紧挨着的,观众就会认为接下来的故事是发生在机场里。在定位镜头之后,是一个机场内部的远景,表现排队检票的人们和机场工作人员的中景镜头,接着是工作人员的近景特写(图11-4)。

dianyingjianji2

如果把这个剪辑顺序颠倒过来,一开始是一个交待细节的近景,观众会猜测这是哪里,而接下去的镜头就回答了他们故事发生的地点。保留一些信息是制造悬念的好办法。一把匕首的特写,一个背面手持匕首的男人的中景,然后再切到一个完全不同的场景,这比使用全景和定位镜头更能引起观众对匕首的恐惧和好奇。
有很多方法可以把场景分成更多小细节。比如主观镜头(point-of-view)可以增加场景需要的主观感觉,一个恰到好处的定格(freeze-frame)可以起到对特定人物或者事件的强调作用,正反打镜头(shot/reverse shot,图11-5)经常被用来表现两人的对话场景,而过肩镜头(over-the-shoulder shots)也是经常被用到的。

dianyingjianji3

场景镜头细目中可能还包含反打镜头。比如妈妈打电话时儿子的反应(图11-6)。正反打镜头的拍摄给了剪辑师新的选择,就是可以让观众把注意力集中在人物对对话和行为的反应上, 而不是说话的人或者行为本身。著名导演阿尔弗莱德·希区柯克(Alfred Hitchcock)认为,人物角色的反应通常比事件本身更有意思,所以在他的很多作品中,他都尽力地发掘反应镜头的力量。
剪辑正反打镜头和反应镜头时,剪辑师必须非常注意视线匹配(eyeline match,图11-7),因为这些镜头中的人物是被分开的,他们向屏幕外看的方向(互相对视的方向)和视角必须精确吻合。如果一个人站着,另一个人跪着,那么站着的人所看的角度必须是指向跪着的人的。由眼睛所看的方向确定的目标区域是必须要与其后的镜头相匹配的。

dianyingjianji4

另一个连接一场戏的方法是使用场景中各个重要细节的特写镜头。剪辑师会用一些特写镜头当作切入镜头(cut-in)或切离镜头(cut-away)。切入镜头包含一些在过去镜头中出现过的内容,例如,图11-8中的婴儿镜头就是切入镜头,因为他在前后的镜头中都出现过。 切离镜头内容则是在之前镜头中都没有出现过的。图11-9中,飞机操控面板的镜头就是切离镜头,因为它在之前和之后的镜头中都没有出现过。切入镜头必须保持连贯性,但是连贯性并不是最关键的。

dianyingjianji5

当然,要有不同的镜头供剪辑师使用,就必须拍摄足够的素材。如果导演没有拍摄婴儿的特写镜头,它将不能被作为切入镜头使用。如果导演认为没有必要拍摄反应镜头的话,那场戏中就不会有反应镜头存在了。这就是为什么导演需要事先在脑中进行剪辑,对要拍摄的东西要有清晰的计划。
拍摄主镜头以及定位镜头、全景镜头、中景镜头、特写镜头绝对不是提供镜头选择的唯一途径。有些电影(比如吉姆·贾姆许〔Jim Jarmusch〕导演的影片《天堂陌影》〔Stranger Than Paradise〕)几乎全部都由全景镜头组成,而另一些电影则侧重使用特写镜头。独立电影制作人就会通常出于艺术性和预算的考虑而这样做。特写镜头可以在观众脑中营造一个剧院,因为它要求观众去想象周围的环境。而且,特写镜头拍摄成本低,因为它不需要布置昂贵的场景。
郎·霍华德(Ron Howard)导演的影片《美丽心灵》(A Beautiful Mind)中的很多场景是从主角约翰·纳什(John Nash),一个患有精神分裂症的数学家的视点去拍摄剪辑的。通过这种手法,就使那些精神分裂的场景显得更真实。德国电影制作人帕提尔(Nilesh Patel) 制作了一个描写她母亲制作萨摩萨饼的纪录片。但是他没有使用传统介绍烹饪的纪录片的拍摄方法,事实上他甚至没有拍到他母亲的脸,而是运用了影片《愤怒的公牛》(Raging Bull)中打斗场景的拍摄和剪辑方式。他说:“我想使用一些我们经常在暴力片断中用到的方法来制作一部女性电影,人们通常都觉得那些片断非常漂亮有舞蹈感,我在想,这种主观的方法有没有可能被电影化地运用到追车戏中。”


本文摘自:《拍电影:现代影像制作教程》 | 琳恩·格罗斯/作 | 廖澺苍、凌大发/译


一切有生之伦,都少不了睡眠的调剂,可是你还没有好好睡过。